699net必赢 新闻资讯 自爆曾被粗暴强奸,我16岁时被强奸

自爆曾被粗暴强奸,我16岁时被强奸



16岁那年,我开始与我在洛杉矶郊区的Puente
Hills购物中心认识的一名男子约会。我放学后在购物中心销售配饰品的Robinsons-May店的柜台打工。他在一家高档男装店工作。他会穿着灰色的丝绸套装来我店里与我调情。他在上大学,我觉得他很迷人,很英俊。他23岁。  他来接我出去约会的时候,会把车停在我家门口,然后进来坐在我家的沙发上和我妈妈聊天。在有课的日子晚上,他从来不会很晚送我回家。虽然我们亲密到了某种程度,但他知道我是处女,知道我对自己什么时候准备好做爱没有把握。  在新年前夕,也就是在我们开始约会的几个月后,他强奸了我。  在过去的一周里,随着两名女性站出来对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布拉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做出详细的指控,我一直在想我自己的那次经历。克莉丝汀·布莱西·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说,他们两人都在上高中时,他曾试图强奸她,他爬到她身上,用手捂住了她的嘴。黛博拉·拉米雷斯(Deborah
Ramirez)说,他在他们上大学的时候,曾把下体在她面前露出。  上周五,特朗普总统发推文说,如果布莱西博士所说的是真的,她早在好多年前就会报警了。但我理解这两名女性为什么会在这么多年里不把事情说出去,也没有报警。多年来,我也一直是这样做的。直到上周五,我才在Twitter上讲述了那么多年前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你可能想知道我被强奸的那天晚上是不是喝酒了。那无关紧要,但我没喝醉。也许你想知道我穿了什么衣服,或者我是否对自己的欲望模棱两可。这也无关紧要,但我穿的是一件长袖的黑色特西·约翰逊(Betsey
Johnson)及踝连衣裙,只露出了我的肩膀。  那天晚上我们两人参加了几个派对。之后,我们去了他的公寓。我们谈话的时候,我感到特别累,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我记得的接下来的事情是,我被一种剧烈的疼痛弄醒了,好像有把刀子插进了我的两腿之间。他压在我身上。我问,“你在干什么?”他说,“只会疼一小会儿。”我尖叫道,“请不要这样做。”  疼痛难以忍受,当他继续下去时,我的眼泪更像是恐惧。  完事后,他说,“我以为如果你睡着了的话,就不会那么疼了。”然后他开车送我回家。  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没有告诉我妈,没有告诉我的朋友们,当然也没有报警。起初我感到惊魂未定。那天晚上,我先是让我妈知道我回来了,然后就去睡觉,我希望能忘记发生的事情。  不久,我开始觉得那是我的错。20世纪80年代时,我们还没有关于约会强奸的说法。我想象大人们会问:“你到底去他的公寓里干什么?你为什么和比你大这么多岁的人约会?”  在我的脑海里,我没有把它当作强奸,甚至当作性交。我一直以为,失去童贞是一件很大的事情——或者至少是一个有意识的决定。失去控制让人无所适从。在我的脑海里,当我有一天发生性交时,那会是为了表达爱、分享快乐或是为了要一个孩子。那次显然都不是这些。  后来,当我在高中最后一年和大学第一年有了其他男朋友时,我对他们撒了谎——我说我仍是处女。在情感上,我仍然是。  当我现在回想起那件事时,我意识到,到我被强奸的时候,我已经吸取了某种教训。在我七岁的时候,我继父的亲戚曾把手伸到我的两腿之间,还把我的手放在他勃起的阴茎上。就在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的母亲和继父之后不久,他们把我送回印度与我的祖父母住了一年。教训是:如果你说出来,你将被赶出去。  这些经历影响了我、以及我与他人建立信任的能力。几十年后,我才能与亲密的伴侣和治疗师讨论这个问题。  有人说,一个男人不应该为他十几岁时的行为付出代价。但是,女人要用她的余生付出代价,爱她的人也如此。  我想,如果我在当时就把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定为强奸,并且告诉了其他人的话,我可能会少受些折磨。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我让强奸我的那个人逍遥法外了,我让16岁的自己失望了。  我现在有一个女儿。她八岁了。多年来,我一直对她说一些最简单、最明显的话,这些话是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明白的:“如果有人碰你的私处,或者让你感到不舒服,你就大声喊叫。你马上离开,把发生的事情告诉别人。不许任何人把手放在你身上。你的身体是属于你的。”  如今,在我被强奸32年后,我公开讲述了发生的事情。我谈这件事对我没有任何好处。但是,如果我们对讲述性侵的真相设定一个时间限制,如果我们坚守沉默的准则——几代人以来,这种准则一直让男性伤害女性而不受惩罚——我们所有的人都会蒙受很大的损失。  如今,每四个女孩中就有一个、每六个男孩中就有一个会在18岁前遭受性虐待。我现在说出来,因为我想让我们所有的人都与之作斗争,让我们的女儿们永远不会知道这种恐惧和耻辱,让我们的儿子知道女孩子的身体不是为他们的快乐而存在的,虐待女性是有严重后果的。  在我们考虑我们将任命谁来在我们国土的最高法院做裁决的时候,这些信息应该十分清晰。

图片 1

我12岁的女儿最近问我对堕胎有什么看法。她走进厨房,在冰箱里翻了一通,然后转过身,脱口而出:“我不知道该怎么看堕胎这事。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我女儿是狂热的新闻消费者。和我在这个年纪的时候不一样,她最感兴趣的是政治新闻——关于气候变化、种族和性别公正以及下一次选举。她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顿时明白,她肯定是读到了我们的家乡俄亥俄州刚刚禁止了几乎所有的堕胎,强奸和乱伦导致的怀孕也不例外。肯塔基州已经在这么做了,他们所依据的法律此后被一位联邦法官阻止。阿拉巴马州很快也会效仿。其他几个州也在排着队,急于剥夺妇女的选择权。  我深吸了一口气。她的问题让我吃惊,但是从她出生的那天起,我就一直在等待。我一直知道,总有一天我会把真相告诉女儿:我被强奸过。我堕过胎。有一天,你可能也会面临这些挑战。  年满45岁时,美国近四分之一的女性将会有堕胎经历,尽管自2008年以来堕胎率急剧下降,专家说主要是由于避孕药具更容易获取了。强奸的可能性也很高。根据国家性暴力资料中心(National
Sexual Violence Resource
Center)的数据,五分之一的女性一生中会有遭受强奸的经历。以我对亲密的女性朋友和家庭成员的了解,我觉得这个估计低到荒谬的地步。  被强奸后,我没跟母亲说,但是等我知道自己因此怀孕后,我立刻给她打了电话。那是我在法学院的第一学期,我害怕对未来的所有希望突然在眼前破灭。当时父亲失业了。母亲做的是一份最低工资的工作。我却奇迹般地在斯坦福法学院,有机会去追逐我的民权律师之梦。但现在一切都完了。我悲痛欲绝,完全崩溃了,不仅是因为遭到强奸,还因为我怀了强奸犯的孩子。我对自己说,我是不是应该从法学院退学,生下被迫植入我身体的那个孩子。  妈妈静静地听着。然后她告诉我,在我这个年纪,她也被强奸过。她20岁时被上司强奸了。那是她的第一次性经历。她强忍着泪水说,她真不希望女儿也经历同样的命运。我求她告诉我该怎么做——我该生下这个孩子吗?——但她婉言拒绝了。“这是你的选择,米歇尔。感谢上帝,你有选择。”  我很难面对发生的一切。和无数女人一样,我找理由责备自己:我为什么要半夜喝多了给他打电话?我为什么说他可以在那个时候来我的宿舍?我为什么没有尖叫?他块头不大,很瘦——肌肉发达,但很瘦。难道我就不能把他赶走吗?我一遍又一遍地拒绝,想阻止他。但他的手滑过我的嘴,让我没法出声,他的胳膊压住我的肩膀,让我在床垫上动弹不得。  我没有报警——在他离开我的宿舍之后没有,发现自己怀孕之后也没有。我根本不觉得报警会对我的处境有帮助,这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我设想过检察官、法庭和审讯。我正努力度过法学院的第一年,担心不及格,不知该怎么通过第一轮考试。我最不想见到的就是让自己也成为法庭上的案例。我也不想要孩子。我没有可以依靠的大家庭;没人能借钱给我养孩子;除了父母租住的房子,我没有别的地方可去——由于他们的经济状况不稳定,而且最近又被逐出住处,我觉得那个地方至多也只是暂时的。我不想把孩子送走,也不想抚养强奸犯的孩子。  当时,我感到非常孤独,但我的情况并不罕见。黑人女性的堕胎率是全国最高的,这无疑是由于黑人和白人家庭之间的严重贫富差距所造成,这种差距甚至在穷人中也存在。生活在贫困线附近的白人家庭通常拥有约1.8万美元的财富——主要是由于代际财富转移——处于类似经济困境的黑人家庭的财富中位值通常接近于零。尽管在所有肤色之中,都是贫困女性比拥有更多资源的女性更有可能选择终止妊娠,但黑人女性的情况尤其可怕。我们的家人时常会想帮我们一把,我的家人自然也是想的,但往往根本不可能付诸实施。2014年的一份报告发现,典型白人家庭拥有的财富相当于中等黑人家庭拥有财富的20倍。虽然我没有生下这个强奸犯的孩子,但就算我想生,我也和其他许多人一样,无法向家人寻求帮助。  在我上法学院的第二年,最高法院同意审理鲁斯特诉沙利文案(Rust
v. Sullivan),许多人担心这个案件可能会推翻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确立的宪法赋予的堕胎权。我记得一些法律系的男学生说,只要有强奸导致怀孕的例外,堕胎禁令就不那么糟糕。我想知道,堕胎禁令的“强奸例外”怎么才能帮助像我这样的女性,她们不想向警方报案,如果男性否认强奸,她们也无法证明强奸发生了。刑事案件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时间才能解决。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仅凭强奸指控就允许堕胎吗?如果不能,那么在孕期前三个月里,女性需要在几天或几周内证明什么才能堕胎呢?她怎样才能战胜男方不可避免的否认呢?知道自己可能面临牢狱之灾,哪个男人会承认强奸呢?  我自己的情况在一个方面也是极不寻常的。强奸我的人承认了他所做的事,并向我道歉。我怀疑,如果法律要求我报告强奸才能获得堕胎权,他是否也还这么做。我认识很多遭到强奸的女性;没有人报警。  强奸我的人在侵犯我的第二天打电话给我,在我的答录机上留下了一条尴尬的信息,说他对“发生的事情”感到抱歉。他没有使用“强奸”这个词。他让我给他回电话。我没有。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留了更多的信息;每一次听上去都显得更心烦、更抱歉、更加沮丧。  在我得知自己怀孕的那天,我终于决定打电话。我想用这个消息惩罚他。看看你对我做了什么。我想让他知道,他的行为是有后果的,无论我做了什么决定,我们在余生里都不得不承受它。当他接电话时,听上去松了一口气,因为我终于打了电话。我打断了他再次道歉的努力,把我的消息告诉他。沉默许久,他平静地问道:“你确定是我的吗?”我差点把电话扔到墙上,但我镇定下来,冷冷地对他说,是的,是你干的。  “哦,不,”他叹息道。长长的停顿。“你要把它留下吗?这是你的选择,完全取决于你。”  “我知道这是我的选择,”我答道。  之后是更长的停顿。沉默在我们之间蔓延着,我拒绝先去打破它。然后他缓缓说道:“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我很抱歉。我没给你选择。我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所做的事。”  我知道很多女性渴望得到这样的道歉。着名女性主义剧作家伊芙·恩斯勒(Eve
Ensler)刚刚出版力作《道歉》(The
Apology),以令人揪心的细节描绘了经过多年的残酷暴力与性侵之后,他希望父亲对她所说的。我在宿舍的经历远没那么恐怖,但我依然无法接受他的道歉。我甚至从不觉得自己想要这个道歉。我告诉自己,我不想要他的任何东西。我拒绝了他主动提出承担堕胎费用的请求。我拒绝让他载我去诊所或在出院后照顾我。我拒绝让他相信他可以做些什么去弥补他的所作所为。  但多年后,我意识到我自由了。我不再对强暴过我的男人感到恐惧、愤怒或怨恨。我甚至在没意识到的情况下,已经原谅了他。很难想象,假如他当时从未对我表现出关怀或担心,或者我曾被迫在我们的法庭系统中经受新一轮创痛,又或者我被迫生下我没有选择生下的孩子,我是否还会有同样的感受。  女儿惊恐地睁大眼睛听我讲完了故事。她本不想听到这样的事情曾发生在我身上,或者可能会发生在她身上。最后,她问我是否觉得强暴者的道歉是真心实意。她的怀疑无可厚非。毕竟许多施暴的伴侣会为他们所造成的伤害一遍又一遍地道歉,尽管他们还会继续施暴。我绝不会告诉女儿或任何女性去接受虐待她的男性的道歉,或去原谅他。我也不会告诉任何女性她应该或者不该结束妊娠。这些不是我要去做的选择。  对着蹲坐在厨房凳子上的女儿,我选择说出对女性先辈的感激之情——那些曾为拥有选择权而抗争过的女性,那些敢于想象我们有权控制自己的身体的女性,以及那些曾自豪地大声说我们不应被迫违背自己意愿生孩子的女性。罗诉韦德案根植于这样一个基本认识,即女性的生命很重要,我们所拥有的权利、需要和利益不随怀孕而消失。妊娠和分娩可能因为会造成身心上的痛苦而极其艰难,把一个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也是一项巨大的责任。决定是否生育可能将会是女性所要作出的最重要的决定,可能会永远改变——或终止——她的生命历程。黑人女性在妊娠期间的死亡率尤其高。在密西西比部分地区,黑人和拉丁裔女性经历妊娠相关死亡的几率高于世界上一些最贫穷的国家。迫使任何女性妊娠足月可能会危及她们的性命,损害她们的身心健康。  我告诉女儿,作为年轻女性,你将在生活中面临许多艰难的选择,我无法在它们一一到来时都保护好你。你必须得自己决定怎么看待堕胎及其他所有事情。我会永远尊重你审慎做出的决定。但既然你问了我,我会告诉你:如果你想继续拥有我们之前的一代代人所赢得的权利与自由,如果我们想要性别与种族平等,如果我们想要控制自己身体与命运的权利,我们就不得不站出来,勇敢发声,为我们的选择权而战。  作者Michelle
Alexander于2018年成为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她是民权律师和倡议者、法律学者和《新吉姆·克劳法:色盲时代的大规模监禁》(The
New Jim Crow: Mass Incarceration in the Age of Colorblindness)的作者。

帕德马·拉克什米

据国外媒体报道,为了支持“Me Too”运动,名模帕德马·拉克什米(Padma
Lakshmi)在《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中,大方承认自己曾在16岁时被粗暴强奸,以唤起社会对女性权利的认识。

作为名模和《顶级大厨》的主持人,拉克什米可谓事业有成,但她16岁时却遇到了一位渣男,被欺负的很惨。这次勇敢说出被强奸的经历,也是为了支持两名女性受害者控告最高法院大法官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性骚扰。

“我当时有一个23岁的男朋友,平时他对我很好,开车来接我时还会进门和我妈打招呼,也从来不在学校上课时带我出去太晚,我们很亲密,但我当时还是个处女,不知道自己是否做好了发生关系的准备。但是就在元旦前夕,我们开始约会的几个月后,他粗暴的强奸了我”,克拉什米写到。

接着她激动的发声:“周五川普总统质问两位女性受害者,如果真的被卡瓦诺强奸,为什么不在多年前向警方报案,我理解她们的决定。因为我多年来也做了相同的事情:保持沉默。于是周五晚上,我决定把自己遭受强奸的事情写出来。”

“可能你们也会问我,强奸发生的当晚我喝酒了吗?我不觉得这个能说明什么,但我当晚的确没醉。也许你们会继续问,我当时穿了什么,或者我当时有没有欲拒还迎——这些还是不能说明什么,但我当晚传了保守的长袖和裙子,只露出了膝盖以下的部分。”

“他强奸我时我吓的放声尖叫了,但我希望自己当时是睡着的,因为这样痛感还会少一些。事后我虽然感到备受伤害,但也从未对任何人提及,甚至我妈妈一直以为我当晚在家。这样我也能自我欺骗,让自己尽快忘掉这件事,因为以前接受的教育,我甚至有时觉得这是我自己的错。”

文章的最后,克拉什米对公众喊话:“我在32年后才能写出当晚发生了什么,但现在如果我们仍对强奸案有控诉时效限制,或者保持让受害者习惯沉默的社会习俗,这就是在继续容忍一些男性去肆无忌惮的伤害女性。”

标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