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9net必赢 新闻资讯 发展中国家适应和减缓气候变化影响所需资金远超预期,中国为全球气候治理贡献良多

发展中国家适应和减缓气候变化影响所需资金远超预期,中国为全球气候治理贡献良多



图片 1
2015年巴黎气候变化大会通过《巴黎协定》时的情景。图片: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

联合国气候谈判迈出实质步伐

新华社摩洛哥马拉喀什11月16日电联合国马拉喀什气候大会会期已接近尾声,连日来中国代表团每天举办的各类边会吸引众多目光。各国参会代表接受中国记者采访时会不约而同地提到中国应对气候变化所做的努力。作为《巴黎协定》的倡导者、维护者和实施者,中国在全球气候治理进程中的地位和作用日益突出,中国提出的观点正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国在《巴黎气候变化协议》达成后举行的首次正式会议当地时间5月16日在德国波恩开幕。为期十天的会议将重点讨论将于今年11月7日至18日在摩洛哥马拉喀什(Marrakech)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第二十二届会议的筹备进展情况,并就《巴黎气候变化协议》的具体实施方案展开讨论。


联合国2017年首轮气候谈判近日在德国波恩落下帷幕。中国代表团团长、国家发改委气候司副司长陆新明当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谈判总体达到预期成果,迈出实质性步伐。

《巴黎协定》是第二份有法律约束力的气候协议,从批准到生效,历时不到一年,显示出各国加强合作应对气候变化的决心。中国在《巴黎协定》的达成、签署、批准、生效的整个过程中作出了关键性重要贡献。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评价中国为《巴黎协定》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基础的贡献、重要的贡献、关键的贡献。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执行秘书菲格雷斯(Christiana
Figueres)星期一在开幕讲话中指出,各国政府已经结束了气候变化问题的谈判阶段,目前应进入到通力合作、兑现承诺、落实全球目标的新时代。她说,今年4月22日“世界地球日”,176个国家及欧盟的代表在纽约总部正式签署了各国领导人在去年12月达成的具有历史意义的“巴黎气候变化协议”,整个世界因此团结一致、为力争实现“巴黎协议”所制定的全球性减排目标做出新的郑重承诺。更重要的是,国际社会制定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在很大程度上为通过履行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来应对气候变化挑战提供了机会。

陆新明说,2016年11月正式生效的《巴黎协定》为2020年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做出了安排。本轮谈判围绕《巴黎协定》实施细则进行,形成了初步共识,“可以理解成为实施细则勾勒出了提纲”。

在《巴黎协定》签署前,中国与美国等主要发达国家保持沟通,又与其他发展中国家谈判集团密切协调,保持发展中国家间的内部团结与合作,为推动协定签署发挥关键作用。

摩洛哥外交部长迈祖阿尔(Salaheddine
Mezouar)当天与会并发表讲话指出,马拉喀什会议的目标是促进通过相关程序和机制,使“巴黎协议”具有可操作性,并通过2020年之前的行动计划,包括减缓、适应和资金,并加强能力建设、技术转让和透明度。他同时指出,气候融资目前至关重要,马拉喀什会议将为此制定路线图,以确保发达国家在2020年之前为发展中国家向绿色经济转型以及减缓气候变化并适应其影响每年提供1000亿美元资金。

据了解,2016年11月举行的摩洛哥马拉喀什气候变化大会确定,将在2018年《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4次缔约方大会完成制定《巴黎协定》实施细则。

在《巴黎协定》生效进程中,中美两国领导人在二十国集团杭州峰会开幕前一天向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交存了《巴黎协定》批准文书。潘基文指出,随着中国和美国迈出这历史性的一步,批准协定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占到全球总排放量的39%,距协定生效门槛的55%又近了一步。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当天在波恩会议上发表报告称,世界银行早些时候公布的数字可能严重低估了适应气候变化的所需资本,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将面临巨大资金缺口,迫切需要发达国家进一步提供资金帮助。环境署在这份最新报告中测算,截至2050年,发展中国家适应气候变化的成本可能会升至每年2800亿美元至5000亿美元,这一数字比此前的估计高出四到五倍,如若没有新的或额外可用资本的注入,将有巨大的资金缺口。根据世界银行2010年的研究,此前对于适应气候变化所需年资本的估计在700亿至1000亿美元之间。

陆新明说,初步共识虽然形成,但谈判中分歧依然存在,“主要体现在是否区别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责任义务,如何确保各议题谈判全面、平衡推进等方面”。

作为全球主要经济体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的行动有力地推进协定的生效进程,同时也向国际社会传递出中国向绿色低碳发展转型的积极信号,彰显负责任大国的形象。

陆新明表示,《巴黎协定》旨在加强《公约》实施,“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作为《公约》基本原则之一理应坚持遵守。既要考虑发达国家重视的减缓、透明度等议题,更要关注发展中国家重视的适应、资金、能力建设和技术转让等议题。各议题应该平衡推进。

对于气候变化治理,中国政府一直抱以严肃、积极的态度。2014年9月,中国发布《国家应对气候变化规划》,提出到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

“此外,《京都议定书》及其多哈修正案已经对发达国家在2020年前的承诺行动做出安排,但发达国家较少提及相关问题。我们认为,发达国家应该在兑现已有承诺上采取更加积极的行动。”陆新明说。在今年年底举行的波恩气候变化大会和未来的谈判中,2020年前承诺的行动问题应继续受到重视。

2015年6月,中国向联合国提交了应对气候变化国家自主贡献文件,承诺二氧化碳排放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并争取尽早达峰,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0%左右,森林蓄积量比2005年增加45亿立方米左右。

《公约》秘书处执行秘书帕特里夏:埃斯皮诺萨当天对记者表示,中国代表团“以非常具有建设性的态度”支持秘书处的工作,是“我们战略性的重要伙伴”。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对于中国在全球减排进程中起到的表率作用,不同国家的官员和机构组织都作出了积极评价。

2015年12月,《公约》近200个缔约方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通过《巴黎协定》,这是继《京都议定书》之后,《公约》下第二份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气候协议。《巴黎协定》次年正式生效。

世界银行副行长劳拉·塔克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中国在推动《巴黎协定》正式生效的过程中展现出引领作用,向全球展现出应对气候变化的决心,中国国家自主贡献文件中所设定的目标“令人钦佩”。

联合国本轮气候谈判8日在波恩开幕,来自世界各国的4000多名代表与会。除围绕具体落实《巴黎协定》展开磋商,本论谈判还为11月在波恩举行的气候变化大会各项准备工作做出全面安排。

马拉喀什气候变化大会主席、摩洛哥外交与合作大臣萨拉赫丁·迈祖阿尔赞赏中国支持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探索可持续发展道路。

《中国科学报》 (2017-05-22 第2版 国际)

与部分发达国家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光说不做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在气候治理上制定了详细的规划,迈出了扎实的步伐,取得了醒目的成绩。

“十二五”期间中国碳强度累计下降20%,超额完成“十二五”规划目标,2016年前三季度中国能耗强度下降5.2%,碳强度下降6%左右,提前完成全年节能降碳的目标。

联合国粮农组织公布的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5年,中国是世界上净增森林面积最多的国家,年均增加154.2万公顷。

目前中国是世界利用新能源、可再生能源的第一大国,2015年中国新能源汽车达到34万辆,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

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一员,中国对广大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感同身受。在气候谈判中,中国勇于为发展中国家发声。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在会议期间表示,这次马拉喀什气候大会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要求发达国家全面履行之前作出的承诺。

在敦促发达国家履行国际义务的同时,中国积极为其他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解振华说,通过设立200亿元人民币的中国气候变化南南合作基金,中国将在发展中国家建设低碳示范区,开展适应和减缓项目,组织人员培训,为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提供资金、技术和能力建设支持。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15日在马拉喀什气候大会上说,全球团结一致应对气候变化问题曾一度看起来“毫无可能”,但是,“现在这种合作已变得势不可挡”。中国正以自己的行动与智慧,探索绿色发展模式,助力全球气候治理,向生态文明转型。

标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