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9net必赢 网站首页 中钢网新闻中心钢厂新闻攀钢艰难转轨,攀钢终结

中钢网新闻中心钢厂新闻攀钢艰难转轨,攀钢终结

“2017年攀钢实现全年盈利,终结了连续6年的亏损,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1月24日,在四川省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小组讨论会上,四川省政协委员、攀钢集团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李俊洪带来的好消息引发了委员们的热议。

攀钢集团研究院有限公司总经理唐历对21世纪经济报道称,攀钢将从分流员工、主动关停落后产能、调整主营业务等三个方面进行突破。

四川在线消息
2018年四川钢铁产业“春天”仍在延续。1月15日,从第十届西部钢铁经贸论坛上获悉,延续2017年较好态势,2018年全省以钢铁为主的钒钛钢铁及稀土产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778亿元,同比增长18.4%;实现利润178亿元,同比增长151%,为十年来最好水平。

攀钢集团的经历,从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整个四川钢铁产业。在代表委员们看来,攀钢的“止血”,反映了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紧迫性。

拥有7万名员工的攀钢集团,近日发布2015年年度报告称,2015年,公司利润总额为-66.57亿元,净利润为-73.4亿元,亏损金额已超过该公司2015年度审计后净资产的10%。

作为四川钢企企业的“龙头”,攀钢也传来好消息:继2017年结束六年亏损后,2018年盈利超过攀钢历史最好盈利水平2倍多。

做减法

同时,攀钢集团所在市——四川省攀枝花市的多个主要经济指标亦受拖累。该市一季度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下降40.4%,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降幅超过50%。

“钢铁行业整体持续向好,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持续推进密不可分。”钢铁企业负责人异口同声说。

坚决压落后产能,把更多资源留给潜力产业

攀钢只是整个钢铁行业进入“严冬”期的一个缩影。据工信部数据,2015年,全国重点统计钢铁企业实现销售收入28890亿元,同比下降19.05%;实现利税-13亿元、利润-645亿元,由盈转亏。亏损面50.5%,同比上升33.67个百分点。

近日,全国钢铁去产能提前两年完成的消息广泛传播。我国钢铁行业自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效益持续下滑,2015年陷入“寒冬”,全行业严重亏损。在此背景下,我国提出积极有序化解钢铁过剩产能,从2016年开始,用5年时间再压缩减粗钢产能1亿至1.5亿吨。随着去产能战略任务的实施,全国钢铁产业持续向好,业绩大幅提升,进入减量创新发展新阶段。

2016年提前完成粗钢“去产能”420万吨的5年目标后,去年四川又自加压力,压减粗钢产能77万吨,淘汰炼铁产能37.5万吨,去除非法产能1000余万吨,彻底取缔“地条钢”。

钢铁行业作为化解产能过剩、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领域,2016年国家集中出台一系列政策措施。不过,化解过剩产能是一项长期任务,不可能一蹴而就。

在四川,全省近三年来持续推进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全面取缔“地条钢”、打击违规新增产能等违法违规行为的主要战役也已取得阶段性成果。目前,全省10个省级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推进钢铁行业调整省级规范发展的实施意见》,明确了钢铁行业当前有序发展的重点任务和要求等。全省也正在有序推进省级改造产能置换项目规划建设,推动全省全面淘汰限制类钢铁生产设备。

“去年一年攀钢都保持满负荷生产,钢铁价格较前两年大幅回升。全行业扭亏为盈。”谈及钢铁行情,四川省人大代表、攀钢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段向东难掩内心喜悦。从2014年起,攀钢已累计淘汰粗钢产能362万吨,占总产能的26%,同时加大品种结构调整力度,重轨产销量稳居国内第一。“关停产能后的职工,要么自愿买断工龄,要么留下来参加新的职业培训,再竞聘到新岗位。2017年用工人数较2013年下降了近47%,一年可节约人工成本25亿元以上。”

四川省县域经济学会秘书长杨彪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企业和地方经济面临双转型压力。

“春天里不能忘记寒冬的凛冽。”省经济和信息化厅相关负责人表示,2018年全省成品钢材产量2887万吨,同比增长22.3%,也创下历史最高产量。但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数字与全省4500余吨成品钢材的实际需求相比仍有较大缺口。下一步,一方面要积极鼓励相关企业趁着好态势对标最新环保、安全生产、能耗和质量等要求抓好技术改造;一方面要加大打击和监督力度,严防“地条钢”等在好行情、高利润的诱惑下死灰复燃。

“冬天你去攀枝花银江镇看看,农家旅馆里住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越冬候鸟’。以前,这里以采矿、冶炼业为生,许多本地人都不愿留下。”省政协委员、攀枝花市委副书记虞平谈及此,感受颇深,这是攀枝花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成果,“我们顶着财政收入下滑压力,关停了500多家小矿山、小钢厂,压缩钢铁产能超过60万吨,把土地、资金等资源更多地加在健康养老产业。”

而为应对亏损局面,攀钢已经确定在2016年分流1.5万名职工。

做加法

利润连年下滑

转向高端制造,加快产业整合提高集中度

公开资料显示,攀钢集团位于四川攀枝花市,建于“三五”时期(1966年-1970年),是国资委直管的中央企业,也是当时中国战略后方最大的钢铁联合企业,2010年5月与鞍山钢铁集团合并,成为鞍钢集团旗下子公司。攀钢钢铁主业主要分布在四川省攀枝花、成都、绵阳、江油等地,旗下拥有上市公司攀钢钒钛。

钢铁行业完全回暖了吗?“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双管齐下,淘汰落后过剩产能只走完了第一步。”在四川省政协委员、西南财经大学经济与管理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李涵看来,钢铁产业更重要的是下一步怎么走。

攀钢在上个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中期的效益达到顶峰,“八几年四川地区都是黑白电视机的时候,攀枝花很多人家都用上了日本的彩色电视机和洗衣机”,攀钢一名退休员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那时候攀钢工资高,福利待遇好”。

“去产能全面完成后,攀钢进行战略转型,更注重高端制造。”李俊洪还分享了另一个好消息:去年12月初,攀钢集团西昌钢钒有限公司冶炼DP1180汽车用高强钢取得成功,成为国内第二家生产该钢种的企业。这种钢主要用于高档汽车外板、结构用板以及汽车防撞等部件,已获得沃尔沃、福特等汽车公司认可,成为企业开拓市场、提高效益的“新利器”。

但上世纪90年代后期,受经济环境,国家环保政策等一系列因素影响,攀钢效益开始连年下滑。2006年后,攀钢旗下多个子公司陆续出现停产或限产情况。

李俊洪所在的研究院承担了攀钢及其子公司百余个科研项目,正在着力突破制约钒钛资源综合利用等关键核心技术,力争3年内基本实现高炉渣提钛项目产业化,逐步建立起完善的钒钛综合利用产业链。

肖光珍曾在攀钢集团成都钢铁有限公司技术部门工作接近二十年,她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了该公司关停的原因,“这些原因几乎是攀钢所有下属企业亏损的共性”。

四川省政协委员、达州市总工会党组书记、副主席常荣在《关于在煤炭、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化解债务危机的建议》中指出,川内钢企既面临生存发展的共性问题,又面临市场无序竞争的矛盾,尤其是四大钢企面临着外地企业及本地小企业的市场冲击。

第一是钢铁冶炼系统造成的环境污染。“在青白江地区,环保部门对水污染和大气污染设立了重点监管对象,前者是四川化工,后者就是攀成钢”,肖光珍称,“攀成钢对区域环境空气质量影响已被当地政府环保部门多次处罚”。

“规模经济对钢铁企业来说非常重要,规模越大成本反而更低。”李涵给出答案,当前国际、国内企业纷纷加快重组洗牌,国际市场不断涌现新的钢铁巨头,四川钢铁企业参与国际竞争,强强联合、合并重组是重要举措,“可以考虑兼并重组、产能置换、优化布局、调整结构,加快推进全省钢铁企业,特别是短流程钢铁企业的重组整合,提高区域产业集中度和市场影响力。”

二是产能过剩,以及冶炼工艺落后和人工物流成本高,造成生产经营举步维艰,亏损严重;三是钢铁企业受制于新环保法更加严格的管制,违法排污面临严厉经济处罚。

四是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企业转型升级的新常态下,企业主动关停成本较高、产能落后的高炉、转炉和建材产线,并导致大量职工被分流。

事实上,日子难熬的不仅是攀钢或者钢铁企业,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的2015年川滇黔渝四地211家上市公司的亏损企业中,发现大多位于传统工业,并主要集中于钢铁、煤炭、化工等行业。

攀枝花市经济承压

攀枝花市的支柱行业是钢铁业,该行业低迷所影响的不仅是攀钢职工,对地方经济亦产生了直接影响。

以2015年经济数据观察,攀枝花市341家工业企业中,年产值在200亿元以上的企业仅有攀钢1户,其年产值为297.34亿,占攀枝花全市比重19.0%;而101
-200亿元企业出现空当;51-100亿元的企业仅3户,其产值占攀枝花市的比重为11.8%;1-50亿元的企业达201户,占比达58.9%,其中,产值在1-10亿元的企业达175户,占攀枝花市工业企业的比重超过50%,达到51.3%。

“从产值规模分类看,攀枝花市没有形成有效的企业梯队和层次,受攀钢、钢城等大企业影响明显。”杨彪表示。

“在工业方面,攀枝花的结构可以概括为‘重工业过重、轻工业过轻’”,杨彪称。来自攀枝花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攀枝花市重工业和轻工业的工业总产值比达10.6:1。

攀枝花统计局称,从工业总产值占攀枝花市比重前15位的行业看,除了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外行业增加值率均偏低,行业间的资源配置效率不高,影响工业经济总量和发展速度的进一步提升。

而在钢铁行业不景气的背景下,攀枝花市在最近几年亦谋求经济转型,如地方政府提出以当地富集的阳光资源为依托,发展养老产业,吸引成都地区的市民来攀枝花过冬避寒。

但杨彪认为,攀枝花最可以依靠的仍是钢铁资源,因此攀枝花发展重心依然在钢铁上。

进一步讲,杨彪认为攀枝花应该利用国家给予的“攀西国家级战略资源创新开发试验区”机遇,升级现有的钢铁产业,发展钒钛磁铁矿资源。

攀钢脱困三步法

鞍钢集团钒钛研究院院长、攀钢集团研究院有限公司总经理唐历对21世纪经济报道称,攀钢将从分流员工、主动关停落后产能、调整主营业务等三个方面进行突破。

首先是分流员工,2015年首先对攀成钢9000余名员工进行了分流。根据分流安置方案,职工可自主选择协商一致与企业解除劳动合同,获取一定经济补偿和一次性企业补助;公司内部竞争上岗;内部退养;短期轮岗息工及其他分流安置方式,同时根据不同的安置途径给予了不同办理期限。

而在2015年分流9000多名员工的基础上,唐历称,2016年还将继续分流1.5万人。主要集中在攀钢集团旗下的江油长城特殊钢有限公司

,“大部分员工将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并获得一次性补偿。”

在关停产能上,唐历表示,攀钢已累计主动关停了三百多万吨钢铁的产能,产能压缩量高达25%。

而在调整主营业务方面,由于汽车产业已经成为四川省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因此攀钢也希望进入汽车钢及高结构钢材市场。

杨彪称,中央提出的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国务院出台的化解钢铁过剩产能的财税金融政策为钢铁行业彻底摆脱困境提供了历史机遇。

他建议,就攀钢发展而言,在分流员工和调整产业结构的基础上,未来可以通过国有资产划拨的方式,让攀钢重回四川管理,从而让该企业获得地方政府更大支持力度。

标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